安雷安 大赛酒吧pa对戏

给雷爆灯!!!

溺水之墨:

是我单方面跪着求老婆跟我的对戏,其实本来我想对abo军校pa,结果老婆死活不干???????????????只好改成酒吧...


*是这样 我xjb带节奏,然后我小学生文笔雷狮。我老婆可以说是,文笔好的能出书了。


介绍一下——


一个无比ooc气歪的不晓得哪里去并且小学生文笔的雷狮:


一个狂拽酷炫吊炸天帅的无边无际史上最帅无敌螺旋爆炸帅安迷修: @只会嫖_ ,没错就是我老婆//////


观看说明:


*1.全程因为我xjb带节奏我老婆也被我整懵比,然后就草草了事()


*2.我小学生文笔


*3.剧情走向迷


*4.请轻喷..


*5.可以说是无差吧..但是本人酷爱安雷那就——强行安雷???(不你快够




以上,如果ok的话 go↓






安迷修:


“便是— —于此处吗?”


尾音不掩惊讶,抬眸望向面前粉饰奢靡的建筑,踌躇片刻尚未下定决心迈步上前,稍稍欠身小心翼翼地避让着进出店门的人们。


虽本身并无排斥之情,甚至也光临过二三次,但自从偶遇雷狮并因对方挑衅而差点产生冲突后才得知众数恶党常四五结伴出没此地,以后自己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锁眉对人的不满显而易见,但出于自己的原则即到约定之时意识虽在抗拒手臂却已兀自地推开大门。


朗姆酒顺服地滑入剔透杯壁琥珀色液体相映生辉。


“抱歉,这位先生。在下并没有点过这杯酒,请问是不是您不小心弄错了呢?”


微颔首礼貌恰到好处的眼神自然地与对方相触,得到的回应却是“四号桌的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先生为您点的。”


不远处对面以不羁姿势坐在桌边的那人,像是回应似的,扬起手中的酒杯慵懒地摇摇,冰块碰撞的声音在自己听来颇有些刺耳。


——哟,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哪。我们还真是有缘呢。


——失败且失礼的玩笑,今天本来就是你有约在先。以及,我想这世上并不会有人愿同你这种人有缘,别自作多情了。


那人听了却似也不恼,眼底的笑意暴露无遗,嘴角弧度反而愈发张扬,


对他的反应颇感恼怒,轻咳几声稳住心神后便开口


“你还真是老样子啊,雷狮。”


“你也别来无恙哦,安迷修。”


————————————————————————————————————


雷狮:


早已等待在酒吧角落,双腿置于桌上,叫了杯威士忌便等待着那人出现。


门铃因推开而叮当碰撞,循声望去就看到他依旧身着白色衬衫蹙眉环视。心中兴起叫来waiter送去一杯朗姆酒,看着他略带不自然的脸色突然感到好玩。


突然看到他转头看向自己便也大方回应。举起酒杯懒散摇摇,圆形冰块在橘黄半透明液体渐渐融化,碰到杯壁真是最美妙的音色。


明知道是自己约的对方却也出声「哟,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哪。我们还真是有缘呢。」听到那人回应也不生气。嘴角上扬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一般。


「你也别来无恙哦,安迷修。」把酒杯在空中向前稍微甩了甩,液体在杯中形成完美弧度,又放到唇边痛快饮下,辛辣液体刺激喉咙,稍有不适但还是回应了对方。


看着那人缓步走来,微抬头直视对方双目。「安迷修,做笔交易如何?」


——————————————————————————————————————


安迷修:


深锁眉头目光紧随对方极细微的一举一动,半晌后才浅吟着缓缓开口,若有所思。


“你是说,交易?”


这一类的字眼在自己听来并不是很顺耳,况且是从坐在自己对面的恶党头头嘴中而出。


的确,约自己见面即是欲盖弥彰。虽很想拒绝后立马起身走人,但想到他特意找自己商议,莫非这次人选非自己不可?刚生出此念,却迅速打消。


海盗的交易,自己根本没兴趣,更不愿意参加。


————————————————————————————————————————————


雷狮:


「不错,就是交易。」手抱双臂换了个坐姿,虽是处于低势但微抬下巴睨视对方,「安迷修,跟我联手怎么样,干掉格瑞和嘉德罗斯。」


言简意赅表明了约对方的原因,虽弯了眼眸但笑意不及眼底,手指微微动弹聚集元力。笑话——他雷狮怂过谁,这次叫安迷修过来不过是想先干掉他而已。


心思一动『安迷修,凹凸大赛排名第五,这人留着对自己怕是有所不利,倒不如现在了结了他。』


双眼眯起,紫色眼瞳流光溢彩,看着对方因为自己的话而真的认真思考起来,左手托着下巴盯着他「怎么样呢?骑士先生?」


右手暗中召唤雷神之锤,「这笔交易,你做不做?」


——————————————————————————————————————————


安迷修:


此言犹如对方缠绕在指尖徘徊的雷电,和着人不羁肆意的笑在自己胸口激荡四处嚣叫。


电光火石之间,双剑已出匣。


雷电愈发锋芒毕露几乎从头顶直泻而下,稍侧头闪过脸上多了几份凝重。“这就是你交涉的态度吗——”两道凌厉剑风逼去四周闪电攻势后轻哼一声“雷狮?”


无视自己的质问,雷电光芒骤然巨放,四周空气被麻痹的支离破碎。


要动手了吗?自己心里很清楚,下一秒雷狮必定会从眼前腾起的烟雾与交织的闪电中冲向自己面前,以雷神之锤正面发起攻势,这是他惯用的开场方式。


双剑交叉横于胸前,架出守势。屏住呼吸感受电波的来向,为接下人的重击作出预判。


似乎有什么不对。


烟雾散去,眼前景象渐渐浮现。出乎意料的是雷狮并没有做出下一步的攻势,而是就这么站在原地。


确切的说——是戏谑的盯着自己,仿佛猎人注视着猎物。


————————————————————————————————————————————


雷狮:


本想在对方大意时出手却没想到安迷修早已看透,措手不及时却心思一动想要戏弄一下对方。


在安迷修全身戒备时自己慢慢吞吞收起雷神之锤,满身戾气消散。


嘴角弯起恶劣弧度注视对方「怎么了?骑士先生。突然这么面红耳赤的?」


「啊...」右手作拳轻碰左掌,微挑眉尖「你不会以为我是想跟你打一场吧?」


心知计划失败打算撤离,但想想还是撂下挑衅话语「不好意思,你可打不过我。既然交涉失败那么——」转身迈开脚步,白色头带在空气中划出弧线。


「不好意思,那这可是唯一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你可回去好好想想吧,最后的骑士。」最后一句话带着浓浓讽刺意味,摆摆手就走出酒吧,门铃摇晃,一如他来时那样清脆声音。


————————————————————————————————————————


END.

评论
热度(11)
  1. 只会嫖_溺水之墨 转载了此文字
    给雷爆灯!!!

© 只会嫖_ | Powered by LOFTER